近日,广西桂林一景区“不许游客自带摄影师拍照”的新闻引起关注。逛景区却不让拍照?也许很多人看到标题后第一反应是“景区霸道”,搞垄断。但景区回应,游客自己拍照不受影响,“禁令”禁的是未经景区允许,私自到景区为游客提供有偿摄影服务的群体。

  仔细梳理该事件,似乎景区的做法并无明显过错。景区为提高收益,将定点摄影服务外包,外包人交了租金,就像出租车交了“份子钱”一样,肯定不希望外人来抢饭吃。但一些摄影师随旅游团进入景区,为游客提供类似服务,因为没给景区交“份子钱”,势必服务的成本更低,受到游客欢迎的同时,也影响了定点摄影服务外包人的生意。

  个中情由,谁对谁错,会有市场经营方面的相关法规、部门来判定。但该景区的一纸禁令,却把自己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,消极的影响肯定会有,只是或大或小的问题。这就提醒国内景区,今后处理类似事件时,在对某些行为说“不”之前,需考虑好禁令带来的社会影响,尤其要及时讲清楚说“不”的原因。

  当前,各地旅游市场仍处在复苏阶段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很多景区的客流量与往年相比仍有差距,经营压力大。在努力恢复客流的同时,景区需特别注意外在形象的塑造,切莫因小失大。更不应因为一条不明不白的禁令,影响了游客对景区的印象。

  近日,广西桂林一景区“不许游客自带摄影师拍照”的新闻引起关注。逛景区却不让拍照?也许很多人看到标题后第一反应是“景区霸道”,搞垄断。但景区回应,游客自己拍照不受影响,“禁令”禁的是未经景区允许,私自到景区为游客提供有偿摄影服务的群体。

  仔细梳理该事件,似乎景区的做法并无明显过错。景区为提高收益,将定点摄影服务外包,外包人交了租金,就像出租车交了“份子钱”一样,肯定不希望外人来抢饭吃。但一些摄影师随旅游团进入景区,为游客提供类似服务,因为没给景区交“份子钱”,势必服务的成本更低,受到游客欢迎的同时,也影响了定点摄影服务外包人的生意。

  个中情由,谁对谁错,会有市场经营方面的相关法规、部门来判定。但该景区的一纸禁令,却把自己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,消极的影响肯定会有,只是或大或小的问题。这就提醒国内景区,今后处理类似事件时,在对某些行为说“不”之前,需考虑好禁令带来的社会影响,尤其要及时讲清楚说“不”的原因。

  当前,各地旅游市场仍处在复苏阶段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很多景区的客流量与往年相比仍有差距,经营压力大。在努力恢复客流的同时,景区需特别注意外在形象的塑造,切莫因小失大。更不应因为一条不明不白的禁令,影响了游客对景区的印象。